文苑擷英

王琦 散文——《她和她》

作者:王琦     時間: 2019-03-16     點擊:2653次    分享到:

她和她


 


我讀她聽龍應臺,五歲五個月,僥幸她在我懷里,離不回頭的倏然不見還遠的很。

因為她說怕鬼,這幾日臥室里開了兩盞臺燈,都是暉色的光調,為讀書暈染了很好的氣氛。我照例依在靠床邊的一側,她帶著柔軟絨毛的小臉不到睡著那刻總是朝向我的,手必然勾拽著我的頭發,繞指把玩。偶然沒輕重的弄疼我,激我怒目她卻瞇眼壞笑。


怕鬼以來,姥姥又慣出一個“壞毛病”,每晚除過媽媽講書,還要姥姥摸腳。我媽橫躺在我腳下,緊緊攥著她的小丫丫,無半點懈怠的輕撫揉捏。我慣性地蜷起腿,與媽媽的身體保持距離,沒動過討好、依賴搭上去的念想。但我猜若真的搭過去,八成會一不小心惹的媽媽淚目,而且那羞怯的眼淚一定是滾燙又委屈的。真那樣,我必定無所適從,想想算了,無奈人到中年歲已調皮不易,哪怕對媽。不管怎么說,我和媽媽此刻環成的這個堅實的L,是她最安全的灣,也是我們最踏實的鎖。

中途她問我“雨絲被風吹斜”和“掠開雨濕了前額的頭發”是什么意思,我細細解說。媽媽不幫腔只深信不疑地看著我,即便在稚嫩的孫女和問題面前,依舊溢于言表地得意女兒的作答。我反復要求她閉眼、閉眼....可自己卻邊讀邊不時抬眼瞭向媽媽。未如我所愿,媽媽似乎沒注意到我強忍哽咽發出的抑聲怪氣,也未跟隨書中場景抿嘴動情,而是眉頭微緊雙眼牢閉,不為所動。只有被子里的手,窸窸窣窣忙活著沒停下來。我失落一秒馬上慶幸,不被類似強烈憎惡媽媽堅持遞過來的雨傘這般橋段代入也罷,她委屈我內疚,何必呢!


小的睡了,媽媽終于放下腳丫不很強硬的囑咐我:你也快睡!她知道,我在她那里失控了,倒是自己什么都要和我商量。沒了底氣的媽媽變小了,但無論多小終究是我的山。也有人說,父母是我們和死神之間的一堵墻,只要父母在,3050、花甲、古稀,你也不會真切的感知死亡,可一旦沒了這堵墻,我們將直面死神。所以即便她們身子越來越瘦、腳步越來越輕、聲音越來越弱、神情越來越退縮,也終究是山、是墻,立在世上扎在心里。

如龍應臺般落寞目送的日子終會來,但其實每個媽媽都不怕,身上的肉,心上的尖,掉下向下都理所應當,常情常理。她也終會長大,會為我掖被哄我入睡,會心疼我看她背影時的失神,會滿含歉意一次次決意對我再耐心些、上心點,會用盡所有善良換我健康....

哪里有鬼,即便來了,我有媽她有我,怕什么!

(物資集團  王琦


上一篇:張戰軍 散文——《情系麥稈積》 下一篇:徐曉林 詩歌——《石峁遺址——心與石的...
亚洲 综合 欧美在线 热_99免费在线精品-我要色 射撸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