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擷英

張戰軍 散文——《情系麥稈積》

作者:張戰軍     時間: 2019-03-09     點擊:3110次    分享到:

情系麥稈積


沿著陳爐古鎮方向,開車疾馳在蜿蜒盤山公路,大約四十分鐘車程,就會遠遠看見家鄉的美。

翻過最后一道梁,俯瞰眼前的一馬平川,就會想起唐代詩圣在《望岳》名句: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。”的確如此,家鄉的逸山(家鄉人稱北山)雖然無岱宗那么雄壯巍峨,但它卻有“渭北小華山”之稱。

順著逸山改造后的平坦柏油路下行,依稀可見的渭北第一大村——底店村,被淡淡霧霾籠罩著。那一家一戶的灰瓦房,猶如小時候見過的麥稈積一樣,錯落有致,不乏整齊。每當車行至此,我都會停車拍照。讀高中的女兒不解地問:“爸!您總說人家的房子像麥稈積,那麥稈積到底是啥?”

是呀!自從有了聯合收割機,夏收后的麥稈全部“秸稈還田”了,農村哪來的麥稈積還能再看到!

麥稈積,有的地方叫麥草垛,各地叫法不一,但都是用麥稈堆起來的。

提起麥稈積,還得從“龍口奪食”開始。記得小時候每到夏收,母親就會發愁,一愁滿地金黃的麥子自己一人急忙割不完;二愁從礦上請假回來的父親越忙的時候,就會累得發急脾氣;三愁麥收后,麥稈積咋樣好看的支起來。看到母親發愁的心思,我和姐姐便拉起架子車,拿著鐮刀往最遠的地里走。母親告訴我們,最遠的地旱,麥熟的最早。其實我們心里明白,她是想把離家近的地留到父親回來再收。

那時家里有五畝地,父親的假期少,有了大舅和姑父的幫忙,三天基本就可以全部入場,但平常家里勞力少,我家總是在村上排倒數。

收割完麥子堆在場里(麥場),有頭牯(也就是養的牛、騾子、馬)的人家,就會讓頭牯套著石碾在麥場里轉圈圈碾場。我家沒有頭牯,每次都是排隊等手扶拖拉機來碾場。運氣不好的話,從上午9點一直等到下午2點多。那時的太陽真毒,特別是翻場、起場的時候,再熱都得拎著叉上場,木頭叉把都能使手燙出水泡。直到碾過的麥稈既扁又平,明光發亮,此時的麥稈就等著支積“上山”了。

支積(我們家鄉把堆麥稈積叫支積)不是一般人能支的。村里都有幾個把式,我五大(五叔)就是支積的把式。我家的麥稈積基本上是他給幫忙支起來的。每到支積的時候,我都要坐坐剪叉、用鐵叉揚揚麥稈,要不就要上到還沒支起的積上玩。

站在麥稈積上左看看、右望望,總會問五大,為什么人家的積有像火車箱的,有像蒙古包的,惹得五大哈哈笑。五大告訴我,像火車箱的,那是人家地多、或者是幾家人合著支一個積,像蒙古包的,是家里地少的,為了好看,一般都會支成圓的……

就這樣,站在高處看家家戶戶麥稈積排成排、堆成堆的的時候,就象征著夏收接近了尾聲。

在農村,一個麥稈積,就是頭牯冬天的干糧,就會讓冷冰冰的土炕熱乎起來,也會讓家家戶戶的廚房冒起青青炊煙。當然,它有時也會被人利用惹起禍端,讓整個村莊外燃起熊熊烈火,照紅村里的半邊天。

對村里的伙伴而言,那就其樂無窮了。放學回家,三三兩兩的伙伴或是提著竹籠,或是用架子車推著太籠(最大的竹籠),直奔麥稈積。在麥稈積的場里,摔跤、彈彈溜、跳皮筋、抓五子,藏貓貓時一不小心屁股底下還會坐出幾顆雞蛋來……

上初中后,我離開家鄉,沒有了麥稈積帶來的快樂。之后回鄉,總會到它的身邊轉轉,也會幫婆把家里放麥稈的屋子堆滿!婆過世后,全家搬到礦上,我再也沒有到麥稈積跟前去過。

這幾年,見到的麥稈積越來越少,直到今年春節回鄉走親戚才發現,十里八村的麥稈積無影無蹤!

返程上逸山時,我習慣地會回頭多看幾眼底店村的瓦房,就算是見到了麥稈積。不知是念舊,還是失落……

(黃陵礦業  張戰軍

上一篇:卜 欣 散文——《親子植樹記》 下一篇:王琦 散文——《她和她》
亚洲 综合 欧美在线 热_99免费在线精品-我要色 射撸撸